waves11:音乐的交互,更是思维的交互—Waves访音乐制作人、声音设计师冯楚然

[复制链接]
雪帝数字音频 发表于 2020-6-30 10:4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冯楚然,音乐制作人、声音设计师,专攻实验电子和交互音乐。他曾赴美学习跨媒体音乐,学成归来在深圳创办了自己的公司Soundtracks Music声态音乐,为电影、电视剧、广告、手机应用、游戏等等设计声音特效和配乐,还给酒店、商场等制作场景音乐,充分学以致用。

怎么从传统乐器转到音乐交互技术方向?这个领域有什么新奇之处?怎样将所学发挥到工作中,完成现实生活中的“交互”?Waves就请冯楚然讲讲自己的故事,令人耳目一新。



你从小学习小提琴、钢琴、声乐等等。一路过来回头看,这些乐器学习给了你什么样的收益?

我很小的时候开始学小提琴,后来对音乐兴趣广泛,先后学了很多。其实现在觉得,各种乐器不一样,但学习方法和练习过程都是一样的,用乐器举例就是“了解乐器—基本功——熟悉乐器的声音和演奏特点——练习提高”。而每一样所学习的技能,在我如今创作音乐中,都有很大的帮助:让我对不同声音、音色有敏感性,也让我对音乐整体有了更多的角度去分析。

小提琴给我最大的帮助是,在我创作主旋律副旋律上,因为小提琴的音色和演奏是最贴近歌唱的,有时候创作中我的左手也会一边在按小提琴的指法。钢琴和吉他让我在专门学习和声、对位、复调前就对和声和节奏有了很好的听觉认知。从我的认识来说,这三样乐器对于当代音乐应该是很有意义的。

后来怎么从传统乐器转向了交互音乐、实验电子音乐方向?

以前学习声乐,去参加表演、比赛,都需要伴奏。网上就算能找到音质较好的伴奏,多半和自己唱的调也不一样,于是找到录音棚的人帮我做升降调。那时候第一次看到音乐编辑软件,一键就完成了升降(虽然那时候还是会改变音乐速度)。

后来我就自己下载软件做升降调。因为从小对电脑软件有兴趣,就也把音乐编辑软件的其他简单功能研究了。在网上学习过程中,我了解到功能更复杂的音乐制作软件,也就是DAW,随手下了当时的一个试用版,叫Fruity Loops Studio,也就是后来大家熟知的FL Studio“水果“。当时是非常早期的版本,功能也当然无法和如今相比。后来十多年间陆续使用了Cakewalk、Sonar、Nuendo、Logic和Cubase,这些软件各有优缺点,到如今稳定使用Cubase和Logic已经快10年了,但我还是觉得FL对于我的启蒙特别重要。

我是一个好奇心特别强又喜欢学习的人,在本科作曲(华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专业要结束的时候,觉得还没研究够音乐,决定继续深造。在了解国外音乐学院和专业的时候,我看到了交互音乐,它对音乐全新的控制方式和思维让我非常感兴趣。所有我申请的学校里,只有我最后去的俄勒冈大学是我后来的教授直接给我回复邮件指导我接下来的申请步骤,而其他学校都是招生主任联系。这两方面原因吧,我觉得既是挑战、兴趣,也是缘分,最后就选择了交互音乐的硕士。
俄勒冈大学
Future Music Oregon (FMO) Studio 74工作区

你本科华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学的作曲,研究生在美国学交互音乐科技,感觉是从艺术向技术的一大转变。交互音乐,乍一听对很多人来说有点儿陌生新奇。能讲讲你所理解的交互音乐吗?

我硕士毕业于美国俄勒冈大学音乐舞蹈学院(University of Oregon,School of Music and Dance)。这个学校在中国最出名的是两个校友是耐克创始人菲尔奈特和演员吴彦祖。我的专业其实叫做Intermedia Music Technology,跨媒体音乐技术。这个专业在美国也是个比较小众的专业,所以不会有太多资料介绍。但我的导师Jeffrey Stolet在世界电子音乐界属于那种无人不识的大师,我在读研期间参加研讨会,只要提到我教授的名字,别人就会和我讨论很久,也算沾光了。

跨媒体音乐其实概念要大于交互音乐,说白了就是用非传统音乐媒体(相对于钢琴、小提琴等正规乐器)来表演演奏音乐,比方说我们用手机里的陀螺仪传感器、游戏手柄的按键控制,通过破解并把数据导出,经过重新定义和规整,用这些数据来控制和驱动音乐。

比如我自己做过的一个Arduino乐器,其中一个传感器就是光感应,数据可以精确到十多位小数点,我用手盖住传感器上方变暗,数据就会无限接近0;在灯下完全拿开手,数据最高会到0.8左右。通过Arduino我把数据用USB输入到电脑里的Max/MSP软件里,重新把我得到的最小值和最大值的范围定义成20到20000(或者定义成什么都行,取决于数据被应用的地方),再用Max通过电脑内部的UDP、Midi或者是OSC(Open Sound Control)协议,把数据发送到我的音乐软件。这样一来,假设我DAW里面有一个Pad的氛围音色,我把收到的数据套在我给Pad音色加载的滤波器的LowPass Filter上,我就成功地设计出了可以用手“包”住的氛围Pad音色。选择光传感器,就是因为手去按压的动作非常符合滤波器被压掉高频的
冯楚然设计的Max交互工具

这只是一个单一数据在单一时间内的处理。生活中我们所有的数据,电视遥控器、游戏手柄、手机、模拟设备的数值,甚至是温度、湿度、酒精、二氧化碳感应器,声波,只要存在变量,我都可以用各种手段收集数据拿来做音乐。

我个人的硕士毕业项目就是用Xbox 360的Kinect体感摄像头来演奏音乐,因为Kinect有深度感应,它会把我人按照大致关节分成17个点来识别,每个都有三维的X、Y、Z定位数据,我就一共有17x3=51个数据可以控制。我最后的作品就是一首音乐的工程文件,我人对着摄像头做动作,现场控制音乐,音高、音量、音色、声道和切换乐器我都有编程来控制。

交互音乐就是强调人的控制和音乐之间的关系,跨媒体音乐概念有时候会涉及到AI和计算机随机算法的运用,所以我上面说跨媒体音乐概念大一点。这个学科要涉及的知识包括声学原理,交互软件,电路改装和破解,JAVA和C语言,还有音乐创作的相关学科,是一个比较复合型的专业。

Kinect体感摄像头工程设计稿



“跨媒体音乐技术一直在给当代商业音乐提供创意思路。”



交互音乐在当今行业中的位置应该怎么看待?

交互音乐在当今行业中,尤其是前沿研究和学术行业中,地位是十分高的。因为它可以给人带来声音与变量之间的思考,形象程度远远高于传统音乐,会让人去聆听每一个动作、每一个传感器、每一个变化给声音带来的细微改变。而这些研究也在陆续变成实际音乐人工作室中的工具,比如一个很有名的手指动作传感器Leap Motion,可以隔空捕捉细化到每个指关节的运动,已经量产,价格便宜。我有朋友自己的录音棚,他就用Leap Motion来捕捉手的高低位置来录制混音中每一轨的音量自动控制,数据的线性程度和效率都非常不错。

应该说,跨媒体音乐技术一直在给当代商业音乐提供创意思路。现在大家熟悉的合成器就是上世纪早期交互音乐的产物,同时期的还有特雷门琴(Theremin)。

表演体感摄像头交互音乐



“只要是尝过盗版的痛的人,都能理解正版的必要”。



说回到咱Waves。你用Waves都有什么体验可以讲讲?

最初接触到Waves几乎是在我开始研究DAW的同时,也就是千禧年之后了。那时候音乐公司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完善成各自的生态圈,搜索插件简直就像在一盒打散的拼图里找一小块一样。我发现旁边放着一包整齐排列好的拼图,这就是那个时候Waves给我的印象了。得益于我们的特殊情况,和很多人一样,我那时候用的也是“Waves中国特别版”……当然各种安装破解得我难受,后来装好还有一堆有Bug不能用。但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七零八落地用了一阵子之后,我至少知道了一点,就是那时候就算找试用版,也要找Waves官方的,确实用着顺手,而且设计针对新手友好,针对老手也有更复杂的用法。所以到了今天,我都还用着Waves,只不过身份早已经“转正”了。

有行内人说过一句话,直接戳到了我过去的“痛楚”:“只要是尝过盗版的痛的人,都能理解正版的必要”。有一次,我和一个朋友的乐队合作一首Demo大家玩玩,我这边完成已经深夜了,就打算第二天再导出发给他们,预约的第三天的录音棚。接下来想必你们能猜到了……第二天打开工程文件时,不知道为何,所有的插件点开就闪退,所有效果全部一干二净,我的脑子当时和我的插件列表一样空白,我到现在都庆幸当时那不是一个正式工作项目。

而曾经所谓的“研究”怎么安装和破解,其实也并不是在提高我的电脑debug技术,只是单纯在浪费我的时间!Waves在不断更新Waves Central管理软件,现在已经让正版安装变得太容易了。开句玩笑,现在我连插件出问题都不怕了,坏了直接重装,反正有保障。
我的Waves是[color=var(--weui-LINK)]Horizon“地平线包”,配合其他根据需要单买的二十来个,足矣。我个人最喜欢也是使用频率最高的是Waves的动态系列插件,我对压缩一直非常感兴趣,也喜欢研究,比如API 2500是我最近常用的。它特有的Knee和Thrust对瞬态的控制,给我省了很多用其他好几个压缩反复调试的时间,另外侧链压缩在我制作电子音乐的时候,能做到很好的闪避,能在侧链做到全方位参数都能调制的压缩。API 2500是我首选推荐。

另外去年新出的[color=var(--weui-LINK)]Abbey Road Studio 3我也强烈推荐。我自己的工作室是一对Dynaudio Bm6A,但是如果需要在制作时有其他的参考,就只有用我的耳机了。ARS3中的Mid和Far两对音响和声场的模拟正是我所缺少的,Mid模式丰富的泛音和Far模式的低频下潜,虽然是用耳机听,但的确和我在大型棚里听到的几乎没有差距。同一句音乐,通过不同的模式对比,在混音下给我很全面的参考。我目前做扫频也都会在几种模式下都扫一遍,问题频率和亮点都清晰明了。我有一对森海塞尔HD280和一对HD380,ARS3插件有提供森海塞尔的调制,另外配合头部识别,闭上眼睛,确实身临其境。
除了公司业务工作,你个人还作为音乐制作导师,辅导音乐学院学生申请国外专业。那么,你感觉所接触的中国学生有什么共性嘛?他们后来的去向如何?

音乐制作导师是我另外一个工作范畴,时常和学生沟通其实也能得到很多新的思路。我和深圳几家艺术留学机构合作,教授学生音乐创作制作的知识还有辅导他们完成申请的作品集。当然,多半学生过来学习的时候距离他们的申请可能只有平均1年多的时间,我必须挑出对于他们创作制作直接有用的知识来,比如基本的对位,然后对照和声怎么对,音乐曲式段落的分配,还有DAW里完成一个操作的具体步骤。

给我感觉最大不同的就是,现在这批00后学生的思维和我们80后的区别。他们这一代的学生已经学会了在课上主动思考,而不是我说什么就直接吸收,我学生经常会在课上提一些创意型的问题,而且非常之多,有些想法可能我都没去想过。但也有一定共性的缺陷,比如对于整体音乐想象力不够,很多时候创作思维还是容易停留在单一旋律,而不是整体的交相辉映;另外在音乐的和声、编配、变化过渡上,我们受当代流行音乐影响太大,不够大胆,很容易掉进别人已经现有的模式中。这些可能都和我们从小在音乐教育和素养上面与国外创造性教育的区别有关。

但欣慰的是,如今越来越多专业学习音乐的学生正在各大知名音乐学院学习,改变就会慢慢发生。比如今年我带的几个学生,目前学校仍在发录取的阶段,但已经收到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美国流行音乐学院MI、洛杉矶音乐学院LACM、英国金斯顿大学的录取,后续还会有更多Offer。



“你对于自己的定位是高端的,并且有一身高超的技能,身处一个资源丰富的平台,你的工作自然就是高端的。”



有人到国外学习音乐音频专业之后,觉得国内音乐大环境不好,只能迎合低端的市场需求,不看好个人发展前景。对这类观点,你有什么个人看法?

我觉得其实不是国内音乐大环境不好,如果用这样的标准,全世界的音乐大环境都不好。因为听音乐太简单了,点开个试听就能听,它不像你买杯星巴克都要付钱一样。国内音乐人也不是只能迎合低端市场,有低端,就有中高端,我觉得平台很重要。当然了,自身的水平、实力和定位也一样重要。你对于自己的定位是高端的,并且有一身高超的技能,身处一个资源丰富的平台,你的工作自然就是高端的。从下往上,这个过程是所有人都一定要经历的,我自己也在这种过程中。

作为一个制作人、混音师,面对工作上的各种情况,我觉得不能仅仅满足于用自己已有的技术去应对。软硬件和技术都在时刻更新,音乐的风格、创作的风向标也一直在变化,我们应该了解时下都在发生着什么。我目前还有时候会和曾经教过自己的老师、教授联系,讨论某首新的作品,某个实验音乐家新发明的技术和设备,某个研讨会发布的一篇新颖观点的论文。

音乐人在国内的发展,我觉得其实不论做什么行业,都需要了解一点销售的知识。不需要多,最简单的就是——音乐很多时候不是一种需求,但是你要创造出这种需求。不存在呆在公司坐着就天天有人找上门有工作的音乐公司。在我认识的音乐人里,有一部分是比较佛系的,喜欢在棚里钻研技术本身。这没错,但是我觉得音乐人们也该多活动活动筋骨,走出去多逛逛,说不定下一个工作和项目,就这么来了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精彩评论5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全国免费热线电话

13621191739

周一至周日9:00-23:00

反馈建议

369787925@qq.com 在线QQ咨询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湘ICP备18009569号